關於部落格
  • 542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賴老 我的紅豆湯要加薏仁

嫁給年紀比我小的先生,還要照顧你。(賴家三口,賴定我)
我圖的是什麼??(我這麼精明)
就像是買份保險一樣,
老的時候,
你身強體壯,應該會好好照顧我吧!!
真開心!
好好顧好自己,你可是我的一號看護。
記得
我的紅豆湯要加薏仁,還要湯多料少。


「兩位請坐,這是菜單,看看想吃什麼?」小餐館老闆林永盛親切招呼一對老夫婦就坐。老夫婦靠門邊坐下,點了套餐,慢慢吃著。老婦人手腳有點行動不便,老先生坐在右側,幫助她,一匙匙餵,不時用紙巾擦擦她嘴角下巴。林永盛夫婦偶爾注意到老夫婦的恩愛互動,互換眼色表示欽羨。
 
 

晚上,從七點吃到八點多,林永盛問老夫婦飯後有甜點可以任選:西米露,紅豆湯,及燒仙草。老先生在老婦人耳邊問了幾句,然後說:「紅豆湯,兩碗。」
 
 
老先生仍一匙匙,先吹吹涼,再餵老婦人。老婦人雖吃得辛苦,但眼神嘴角始終微露笑意。那年是2002年的春天。
 
此 後,大約每個月初的星期六晚上七點,老夫婦都會來小餐館吃飯。而一定要坐在靠門邊的位子。有次來了,門邊的位子有別的客人坐了。老夫婦還特別要等那些客人 走了,才願入座。老先生告訴林永盛,老婦人喜歡那位子,可以透過玻璃窗看外面街景。還有,老婦人喜歡喝紅豆湯,以後飯後甜點,都上紅豆湯。
 
林永盛夫婦慢慢會在每個月初的星期六晚上六點,就將靠門邊的桌子上放置「已訂位」的三角形卡紙,保留給老夫婦。飯後甜點,都上紅豆湯,兩碗。兩年多,老夫婦每個月都按時出現,用餐,喝紅豆湯。林永盛夫婦也早已習慣老夫婦的按時出現。
 
2004年11月初,林永盛夫婦發現,老夫婦有三個月沒來小餐館吃晚飯了。看著靠門邊的桌子放置的「已訂位」卡紙,林永盛夫婦有些悵惘。聊天時,決定到時間依舊在那桌子放上「已訂位」卡紙,還,另外擺上兩碗紅豆湯。
 
2005年1月初,星期六晚上七點,林永盛放了兩碗紅豆湯在那「已訂位」的桌子上。一回頭,看見老先生一個人,穿著大外套,拄著拐杖面容憔悴走進來。林永盛忙上前扶他入座。老先生看到桌上有兩碗紅豆湯,剎那感動,掉下淚來。
 
林永盛上了套餐,老先生吃了一半。 餐後,換上一碗新熱紅豆湯。老先生抬頭看林永盛,用右手食中指比了個 ”二” 字。林永盛了解,又加一碗紅豆湯。老先生謝過林永盛,喝下一碗紅豆湯,另一碗則沒動。吃完,靜靜坐了兩三分鐘,起身付錢,拄著拐杖慢慢走了。
 
老先生來餐館,一樣的時間,一樣的桌子,一樣的兩碗紅豆湯,一樣的看外面街景,吃完一碗紅豆湯,靜靜坐兩三分鐘,走了。林永盛夫婦和老先生,就如此簡單互動,很自然,沒多話。
 
2007 年3月後,老先生沒出現在餐館。林永盛夫婦突覺失落,很是難過。 7月初,星期六晚上七點,有一穿著體面的中年男士,走進餐館用餐。他希望能坐在靠門邊的桌子。但林永盛夫婦異口同聲說,那位子有人訂了。那男士看看那放了 「已訂位」卡紙的桌子和兩碗紅豆湯,就走到旁桌去坐下了。
 
飯中,那男士問是否可在餐館內拍幾張相片留念,林永盛說沒問題。那男士隨意拍了些相片,吃完後,櫃檯付錢時順手拿了幾張餐館林永盛的名片,問林永盛是否即名片上人。林永盛笑笑說是。男士走了。
 
隔月初,星期六晚上七點。有一通電話打來餐館,是女的,自稱護士。林永盛接的,對方要訂兩份招牌套餐,甜點選紅豆湯。送餐地點是兩個紅綠燈外巷內的唐綜合醫院,601病房。林永盛讓林太太顧店,帶上餐點,騎上摩托車而去。
 
但林永盛在巷口被另一疾馳而過的摩托車擦撞摔倒在地,小腿骨折,手臉多處擦傷,對方加速跑了。林永盛被人就近送往唐綜合醫院。林太太聞訊匆匆趕到醫院急診室。林永盛看到太太,忍著疼痛,立刻要她把要送的餐點送上601病房。林太太眼淚直流,也只好照辦。
 
到了601病房門口,林太太敲門後進入。一位老先生坐在輪椅上看電視,看到林太太進來,眼睛一亮,打招呼,伸手要接過餐點。林太太滿心焦急,只想收了錢快走。
 
「這飯菜怎麼混在一起了?還好,嘿,紅豆湯沒事。」老先生說著,卻打不開紅豆湯的杯蓋。抬頭看林太太,林太太這才發現,這老先生就是每月初星期六晚上都來店裏用餐的老先生。
 
「咦?老先生,怎麼是你?好久不見,原來…你病啦。」彎身幫他打開紅豆湯的杯蓋,也看到飯菜都撞混在一起了。「不好意思,老先生,… 這… 我先生送飯來這裏… 出了車禍,躺在樓下急診室。算了,錢不收了,不好意思,明晚,我再補送,我要下樓了。」
 
「喔,我只想喝紅豆湯,飯菜混在一起,沒關係,錢還是要給的,吶..」老先生仍堅持付了兩份餐費。林太太只好收下,匆匆下樓去了。
 
林永盛在醫院住院及進進出出都三個多月了。餐館的事全交給林太太處理,林太太醫院餐館兩頭忙,還好,家裏讀小學的一兒一女懂得照顧自己,無須操心。林永盛要林太太每月初的星期六晚上還是送兩杯紅豆湯給601病房老先生,免費。
老先生每次見到林太太,都問起林先生的病情,也很感謝他們夫妻的照顧。
 
林太太心情稍平復後,發現餐館生意大幅好轉,來客數比以前多了一倍多。她一直擔心的先生醫藥費及住院花費,付費時,竟出乎意料的少。她也不疑原因,只有更加努力經營餐館。
 
半年後,2008年3月份,林永盛已可以在餐館內走動,做些簡單的工作。他發現餐館有很多新客人都是唐綜合醫院的醫師,護士和職員。她住院期間,多少都見過。
 
4月初,星期六,七點不到,林永盛夫婦忙碌著。門開,一名外傭推著一輪椅入內。在靠門邊立有「已訂位」卡紙的桌旁停下。林永盛夫婦一看,是那位老先生。立刻上前移椅動桌將他推到桌前安頓好。
 
老先生點了一份套餐,示意林永盛夫婦坐下,取出兩張名片給兩人。兩夫婦一看,驚訝得嘴張得大大,說不出話,半晌,林永盛才說,
「唐老先生是唐綜合醫院創辦人!失敬,也…失禮…」
 
「呵, 呵,不像哦。今天來,是感謝你們夫婦多年來的照顧,當年啊,我太太中風又有老年痴呆,要離世的最後幾年心情很好,她只記得你們的紅豆湯。我們兩個血糖都偏 高,又不能常吃甜品,所以一個月偷偷來吃一次。她先走了,我知道她很快樂,因為她吃著愛吃的紅豆湯,還可以透過玻璃窗看外面漂亮街景。 我呢,前陣子檢查出癌末,已蔓延了,我清楚,來日無多。所以叫護士向你訂餐,又開始我,嘿,和我太太,偷偷吃紅豆湯的快樂感覺。感謝你,不好意思,還害你 出車禍,對不起哦。」唐老先生沙啞著嗓子,緩慢說著。
 
林永盛夫婦笑笑,眼淚直落,林太太說,
「難怪,這裏最近多了許多醫師,護士用餐。對了,我先生醫藥費及住院花費,是,也是您在幫忙?」
 
「呵,呵,人與人之間的感動,不多說話,也可做出讓對方心生快樂之事。就像這張替我們夫婦保留的位子和放兩碗紅豆湯一樣,想起來,嘿,真感動啊。 讓兩個陌生的老人家,在此享受到温暖和快樂,可是大大功德啊!」唐老先生豎起右手大姆指,沙啞的,講著講著,滴下淚來。
 
唐老先生手顫抖抖滴淚吃了一些飯菜。林太太坐到他右側,接過湯匙,幫助他,一匙匙餵,不時也用紙巾擦擦他嘴角下巴。最後,當吃完送上的兩碗紅豆湯之中一碗,唐老先生對著剩下那碗說:「太太,吃啊,來,我餵妳…」手卻無力拿起湯匙。 他抬頭,看著林永盛夫婦,微笑帶淚。
 
那是唐老先生和林永盛夫婦見的最後一面。兩星期後,他隨他愛妻去了。
 
隔一個月,4月底,有天下午,一穿著體面的中年男士,走進餐館。林永盛夫婦覺得面熟,那人拿出名片,是名律師,
「我姓吳,是唐綜合醫院創辦人唐力行老先生的委任律師。唐力行老先生已於本月19日過世,享年85歲。…」
 林永盛夫婦相當難過,搖頭嘆息,請吳律師坐下說話,
「對,我是去年見過你,你還在這拍照…」林永盛突想起。
 
「是的,我是拍了照,尤其是那張放了『已訂位』卡紙和兩碗紅豆湯的桌子…算是存證。 為了保障委託人權益,我需要一些佐證,好證明你們沒有任何想詐取委託人遺產情事…也避免其他順位遺產繼承人有所異議…」
 
「遺產?!」林永盛夫婦異口同聲。「我們多年來連他是誰都不知道,拜託喔。」
 
「是的,這是我們例行工作。唐力行老先生交待,要在他過世後,送給兩位新台幣兩百萬元,怕你們不收,就請當作是他們夫婦再來用餐及喝紅豆湯的預付款吧。還有,唐綜合醫院醫療折扣證,持卡來院者,醫療折扣十年有效。等完成法律程序後,這些就會交給你們。」
林永盛夫婦並不欣喜,仍只難過,搖頭嘆息。送吳律師出了門。
 
之後,在每個月初的星期六晚上,這位於北部某處的小餐館靠門邊的桌子,就會放上「已訂位」卡紙,另外,還擺上兩碗紅豆湯。
 
「『人與人之間的感動,不多說話,也可做出讓對方心生快樂之事。』我們夫妻不會忘記這句話。」林永盛夫婦是這麼說的。
 
「唐老先生,夫人,請坐。飯後,紅豆湯,兩碗。」林永盛看著門邊的桌子,喃喃說道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